Now you 're singing with a swing!

鹤山/三山 叛逆期


斜线无意义 二者无关联

真.片段

鹤丸国永

年龄操作注意

雨天。

虽然讲是雨天,鹤丸却兴奋不起来。

没有人会在淋着雨的时侯欢欣鼓舞吧。鹤丸咳嗽了两声,努力把咽端的恶心感推回去。对于在这里空落落地淋着雨这件事,他不予置评。

他盯着巷口里靠着的山姥切,兜帽紧紧遮着脸的,山姥切也盯着他。

那种分明是受了委屈的,但是又带着不满和愤怒的眼神,顺着雨水和眼泪从他的眼眶里滚出来。

流到伤口里肯定不好受吧,鹤丸叹了口气。

又出去打架了吗?
不,也有说是单方面受欺负。
山姥切吗?那孩子肯定会打回去的吧?
是这样。

那是一张漂亮的脸,眼睑处伤口夹着点尘土,血丝糅杂在里面。

但是实在是太犟了啊。
所...

[刀剑乱舞/鹤一期/莺丸]日夜不停03

《别让我走》AU:克隆人设定/无科技感/有同名书与电影
具体发展可参考前篇
本章莺丸相关
鹤一期主cp

Part Three-------鹤丸国永

养和年间的饥荒,是十分有名的。据说那些幼儿不知母亲已经死去,像平日一样,吮吸着乳房依偎于母亲怀里。

啊?是我啊,接下来的事对于一期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我实在不愿意是让他来讲,所以我就接替他的担子吧。

我虽然说是残忍,其实算是一期自己的做派了,他一直对自己不算温柔,也是众所周知的事。但他却丝毫没有想过在他旁边看着的我,心里究竟是什么心情啊,他的那一份温柔,大概分到了除我之外的所有人身上吧。
不过能看到他除却温柔之外的棱角,也是一件喜事也说不定。

下...

[刀剑乱舞/药研/鹤一期]日夜不停[章二/下]

《别让我走》AU:克隆人设定/有同名书与电影/无科技感
具体发展设定可查阅前篇
本章关于药研,是属于他的一些事
主cp鹤一期,无副cp

Part Two --------药研

啊,这一段让我来讲吗?好的。

煽情的的部分已经被一期哥说完了,所以我也不想再费口水自讨没趣。是的,我大概明白鹤丸和一期哥之间的关系了,他不愿意和我坦白,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尽管如此,我自己去发现的事,也算不上越界吧。我之所以讲是可以理解,一期哥大概觉得我对鹤丸稍有介怀,称不上是合理的怀疑,但的确是有些不甘心。

请千万不要误会了,我叫他一期哥,并不是有血缘关系的那种蹩脚的原因,我们讲什么血缘呢?更别提真正意义上的兄弟之类了...

[鹤一期]去你个鸡儿的大斜顶01

写点傻不拉几的神经病东西温暖人心
学Paro 
建筑系鹤x土木系一期【这种搭配一直是我的心头好
小舅子势力感人

“鹤,”光忠把手放在鹤丸攻克八百卡的攥紧刻刀的手上,“别再改了。”

“为.......你怎么了?”鹤丸的手慢了下来,迟疑的目光顺着光忠的手套向上看去。

“一条线都别改了。”光忠的手颤抖着,金色的瞳孔中迸发出悲岑的目光,“小俱利......是个老实孩子,是个读书人,读书人的事,一码归一码。你要追粟田口他们的大哥,把设稿的分析全扔给小俱利,他是一句怨言也没有啊........你看看他,你看看小俱利现在的样子,”光忠狠狠向后指着萎缩在电脑前的黑皮,“小俱利窝在工作室就没离开过,...

[刀剑乱舞/鹤一期]日夜不停[章二/上]

总之终于写到正正经经要谈恋爱的场合了,青涩的感觉真是令人回味。
这回的标题和角度同名,啊,就叫《一期一振》
特:
《别让我走》AU,有同名书和电影,克隆人相关
但是没有科技感,具体可参考上章和相关作品。

Part Two——一期一振

要我讲,这世间总是有人把无趣当做是喜乐。啊,我这话并不是说国永的,请不要误会了。山间的雪是格外冷,今年的体检还是在雪落下来的第二个星期进行了,尽管流程和往常没有不同,但是自从透透澈澈地明白了这其中的目的,从放在胸口的冰凉的听诊器,到探进喉腔的消了毒的金属片,都有了丝丝不同的意味。

在那片白帘子的后面,国永就在那后面,我能听见他的支支吾吾的声音和探灯难得向外乱摆的时候...

[刀剑乱舞/鹤一期]日夜不停[章一]


鹤丸国永x一期一振--------- 《别让我走》AU
章一结束
两个部分整合在一起
该解释的都解释了,抱歉
有疑问请评论

“窗棂打开的时候,
有人与我虚度光阴,
忘却了雨中深爱的恋人。”  -----《whistle》

Part One------ 一期一振

我第一次见到国永是在一个雨夜,说是见面,只是我单方面看见了他。

在我的记忆里,那场雨算得上非常大了,我向来是靠着窗边那个铺子上睡的,所以雨滴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异常清晰,恰好那个时候屋子里有人打鼾,激得我更加睡不过去。

我坐起身来后静静坐了一会儿,想起桌子里还有本上次我趁沙田小姐不注意的时候从图书馆里带走的小说本,若是对着如此微弱的...

#新年回顾1.0#

© Fabrina | Powered by LOFTER